三合院

三合院


前天表弟打了电话给我,表示这礼拜他们家杀猪公,要我去那边一起热闹热闹,住个两三天,老婆在旁边听到了很兴奋要我答应表弟的邀约。我是个很懒的人,要开车从台北杀到云林,那我宁可花钱让老婆去逛街购物。对于都市长大的老婆来说,乡间的悠閒宁静始终嚮往,加上老婆一直对于台湾乡下的三合院有浓厚的兴趣,所以只好答应前往云林表弟家。不过这趟出游倒是发展出令我意外的状况。

来到表弟家后,看到一大家子的人果真是忙进忙出,原来是他的祖母过寿所以才杀猪公,姑姑和表弟看到我来也只打个招呼后又去忙他们的事。老婆对于这样的办桌以及农村的一切都感到新鲜,想要到处閒晃,但是我实在不想走动,老婆只好无趣的自己一个人在三合院内到处熘达。

或许都会女子的打扮太过入时、暴露,我发现在场不少男人有意无意都会时常看着老婆。以我的角度来看,低胸的衣领也没有太低,只是稍微有些许乳沟隐现,这在都会区根本都是小菜一碟。虽然是来当客人,但是寿宴是明天,我们也不好意思旁观别人在忙碌,所以要老婆去换轻便的服装一起加入。

原本低领口的衣服是换掉了,但是下头的长裤却换成短裙。老婆经我多年看春色文以及自拍的耳濡目染,爱上这种刺激也不在话下,自然知道怎么穿可以吸睛,怎么穿可以暴露于无形。穿上短裙后那双粉腿依然吸了男人目光。有些人眼睛贼贼的一直瞄,我当然不想阻止这样的情形,这等大庭广众下自然的暴露也是可遇不可求的良机,如果老婆的内裤走光那更是求之不得。

这时姑姑要去后山挖笋子,居然要老婆和她一起去,顿时让我暴露娇妻的心凉了一半。「婶婶妳的膝关节不太好,我带这位阿姨去挖好了」一位看似二十岁左右的大男孩说。这一切我看在眼裡,但是装作很忙完全不知情的样子,只是这小子我直觉不是担心姑姑的膝关节,必定有其目的,而这目的和老婆有关係。我打量着,看看小子搞什么。

老婆和那小子拿着篮子和铲子就往三合院后面走去,这时我藉着尿遁就偷偷快步追了上去。走啊走的,从有人工阶梯的斜坡一直走到只剩人迹踏平的土道,不久前方就是茂密的竹林了。

那大男孩说:「阿姨,就是这了。」

老婆问:「不过笋子在哪啊?我没挖过耶!」

那个大男孩挨着老婆身旁开始教她怎么找笋子、如何判断这笋子是不是可不可以挖以及如何挖才不会伤及根部,接着他们两个就开始找笋子以及挖笋子。老婆突然蹲下开始拨开落在地上的竹叶,拿出小镰刀往冒出的笋子一划过去,一支笋子就割掉了。而那大男孩则面对老婆也蹲着,我想他达到目的了,我看他的眼神发直,肯定是看到老婆的内裤。

老婆蹲着转身,正面向我眼前晃过。他妈的咧!黑黑一片是怎么回事?我没看错吧!?大男孩始终一直正面对着老婆,而且他根本不像各自找笋子挖,比较像他找到后等着老婆挖。我蹑手蹑脚再往旁边的位置挪一些,一探老婆今天短裙内到底穿什么。

我晕了,老婆居然裡头没穿,那岂不是什么都被瞧光啦!老婆被我影响后真是越来越淫荡开放了,我赌老婆是故意不穿内裤,而上山挖竹笋的插曲应该正中下怀。该不会老婆顺势背着我玩游戏?色诱小伙子?好,待我看看骚婆娘打什么鬼主意。

看他们边挖边聊,越聊越有趣,可惜我离他们的距离听不到说些什么,所以我设法再攀爬进一点并尽量压低身子,以便听清他们的对话。

大男孩说:「阿姨拜託妳,让我仔细看看好吗?我从来没亲眼看过,拜託妳啦!」

老婆说:「阿姨会害羞啦!女人这裡不能随便给人看啦!」

大男孩说:「只看一下下就好,拜託啦!阿姨」

老婆想了一下说:「只看一下下喔!你不能摸喔!」

大男孩说:「只看就好了,我不会摸的」

接着老婆撩起短裙露出肥白的屁股坐在满地的竹叶上,微微打开两条腿。「你看吧!」老婆红着脸,把头撇向另一旁。大男孩睁大了双眼盯着老婆的私处看着。我的心跟着起伏,身子也热了起来。

大男孩说:「阿姨妳这裡好美,好好看喔!」

老婆答:「看就看,不要说那些话,阿姨很害羞。」

大男孩接着说:「我是说真心话,真的很好看,不过阿姨妳鲜红色的肉穴怎么流出透明的液体啊?」

老婆脸色更红晕的说:「我不知道什么透明液体。」

大男孩又说:「阿姨这是淫水吧!女人一兴奋就会流出淫水。」

老婆看着他娇羞的说:「你不要乱说,那不是啦!」

「我看就是吧!阿姨妳鲜红的鸡掰让我这样看很兴奋是吧!淫水一直流出来了」

结果他居然伸出右手食指去触碰老婆的外阴唇,老婆的身体像是触电般的打了颤抖,并且看着他,不过老婆没有制止他的行为,任由他轻轻刮着已经整个红肿的大阴唇。我看老婆的阴道口不争气的流出潺潺的淫水,马的,我居然硬了,看一个男人玩弄老婆的阴部我居然如此坚硬。

手指挑动到阴核时,老婆闷哼了一声,男孩见状便问道:「摸这裡令阿姨舒服吗?」老婆媚眼望着他说:「揉它,求求你用力地揉它」」受到老婆的鼓励,男孩卖力的摩擦突起的肉芽。此刻老婆的阴核被如此快速的玩弄已经呈现酥麻的快感,整个身体已经躺了下去,并且双手隔着衣服抚摸起自己的乳房。

「吸我‧‧‧阿姨吸我的懒叫‧‧」老婆每次被我玩弄阴部到淫水狂泻时,想要吸吮男根的淫慾大起,此刻她正需要一根硬挺的肉棒来解口舌之慾。男孩提出要老婆吸含肉棒的要求,我看老婆是很甘愿的,「不行啦‧‧‧让你抠弄‧‧人家的‧‧人家的小鸡掰已经不应该了‧‧‧现在你还想要阿姨含‧‧。」
那男孩动作倒是挺迅速,没一下翘起的肉棒已经摆在老婆眼前,相较于成熟男人青经爆现的样子,年轻男孩的白裡透红让老婆眼中的慾火更加旺盛。男孩的火已经上身,一出手就按住老婆的后脑往直直挺挺的肉棒施压,身体也趋前把肉棒顶在老婆嘴唇上。

半推半就的把青涩的男根含入口中,一瞬间男孩的表情彷彿上了青天那般舒畅,而我居然看得目不转睛,身体也跟着燃烧起来。

「阿姨‧‧‧妳吸得好棒‧‧‧这是我第一次‧‧‧」男孩的声音有些许的颤抖,「你‧‧‧你好坏‧‧‧逼阿姨吸你的懒叫‧‧‧。」

他妈的,这样淫贱的对话差点让我爆发,老婆握着肉棒细心的用滑嫩的舌头舔拭,舌尖挑着龟头下缘的软沟,男孩身体有些颤抖,老婆见状越舔越快,男孩似乎是挺不住这般的服务,口中低吟的声音越放越大。说时迟那时快,白浊又浓稠的精液激射而出,喷了老婆满脸都是。

老婆意犹未尽,手用力继续施压男根,而嘴巴用力含住整颗龟头,男孩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剧烈,低吼声也转变成轻微的哀嚎,整根通红的肉棒依旧坚挺。手一伸,老婆被推倒在地。「阿姨,给我。」果然年轻有为,已经射过的肉棒马上可以再来第二次。

「不能这样,阿姨已经帮你含了,再下去会对不起我老公。」老婆说归说,并没有任何动作,只是半躺在地上。

「阿姨拜託妳了,我受不了妳的美屄,让我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了妳,我会让妳舒服的」男孩在说话的同时,已经压到老婆的身上去。老婆的肥屄已经够湿润,没有经验的男根很容易就这么滑进去。

老婆嘴巴上一再得不要、不行,但是那种没有作用的粉拳打在男孩身上一点用处也没有,更何况已经被插入。

「阿姨妳是我的了‧‧‧好棒‧‧‧好舒服‧‧‧。」男孩摆动臀部努力的抽送着。交缠处拉出黏稠的溷合液体,随着活塞运动拍打出滋滋声响。

「你害人家给老公戴绿帽了‧‧‧你不能再这样了‧‧‧。」

「阿姨但是妳的鸡掰一直出水耶‧‧‧妳爽起来了吧‧‧‧其实妳也想要,对不对?」

「是你逼我的‧‧‧我没有要‧‧‧是你强暴人家的‧‧‧。」

「阿姨‧‧‧不过妳很配合我的强暴‧‧‧妳自己把屁股往上抬来迎合我的插入‧‧‧‧。」

「你好坏‧‧‧强暴人家又讲这种话欺负人家‧‧‧‧。」

「阿姨‧‧如果妳不想要‧‧刚才妳含我懒叫就不会主动一直舔了‧‧。」
这男孩虽然没经验,不过观察入微,或许是这样他也才胆敢半强迫老婆。随着他的抽送,老婆也越来越配合着。

「啊‧‧‧插得好深‧‧‧我受不了‧‧受不了啊‧‧‧会插破的‧‧‧好大好大‧‧‧‧阿姨不行了‧‧‧‧。」

「阿姨我很会插吗?插得妳很受用啊!」

「不行了‧‧‧你好会插‧‧‧‧好会插喔‧‧‧‧啊‧‧‧。」
「阿姨妳舒服了吗?那我要射了‧‧‧。」

「不行‧‧‧不行射在裡面‧‧‧会‧‧‧。」

「我不管了‧‧‧好舒服‧‧‧‧我要把子孙都射给阿姨‧‧‧要把子孙都给阿姨啊‧‧‧。」

「不可以‧‧‧不可以啦‧‧‧会怀孕‧‧‧‧会怀孕的‧‧‧‧啊‧‧‧你‧‧你‧‧‧‧‧。」这小子看样子是已经射出来了,臀部停止摆动,而身体上半部打得比直并且略为抖动着。

高潮后,男孩趴在老婆身上喘息着,老婆也像历经一场大战而瘫软。我想经过此次的偷欢之后,老婆会有更令我意外的行动。




原来不是只有我想看老婆被操(淫色淫色4567q.c0M)

#2

[ 本帖最后由 beckysc 于 编辑 ]

下一篇:乱欲深渊1